股指:疫情叠加财政刺激僵局 短期仍将弱势下跌

股指期货 10-30 09:03发布

短期疫情在欧美持续升级反弹,年底前疫苗的推进情况对经济基本面起到关键影响,需持续关注。伴随着美国大选临近,市场波动明显加大,短期市场风险偏好难回升,股指弱势运行。但中期来看,国内经济稳中向好,货币政策收紧的概率较小,股指下方的空间并不大,操作上仍然以逢低多头思路为主。

大选临近 风险偏好低位

距离美国大选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尽管目前的民调结果拜登占优,但是鉴于美国大选的体制以及特朗普仍在不断努力,大选的最终结果仍有悬念。美国大选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是有限的,决定性因素在于不同总统的治国政策。如果特朗普连任,减税、货币政策宽松、监管放松都将延续,美元向下趋势不变,短期来看流动性充裕将继续推升风险资产走强。但是中长期来看,防疫政策的不到位或继续拖累经济前行,贫富差距的持续扩大使得释放的流动性涌入资本市场而非实际消费领域,资产泡沫或将继续扩张。如果拜登上台,美联储的独立性将增强,美联储表态或不再鸽派,对资本市场和企业征税,意在减少贫富差距,此外拜登还强调加强金融监管。种种措施带来的结果,大概率就是美元重新回归上行。短期来看,美元重回上行或重新引发风险资产的挤泡沫行为,风险资产会面临一定的回调,但是中长期来看利好基本面发展。对国内而言,强势美元的回归势必引发美元回流,但国内基本面相对较好,因此中长期来看影响较为有限。

海外疫情升级 欧美股市大幅波动

近期欧美股市再度大幅下跌,疫情仍然是导火索。欧洲地区疫情严峻,法国宣布周五起第二次封城,德国将从11月2日起实施较现行措施更加严格的社交接触禁令。美国方面,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美东时间28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8836861例,新冠肺炎相关死亡病例达227409例。该数据较24小时前分别增长69877例和885例。受欧美疫情持续升级的影响,本周欧美股市再度大幅下挫,其中周三美国三大股指跌幅均超3%,道指和标普500指数创6月11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疫情升级对海外经济复工的节奏造成了较大拖累,与此同时,目前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财政刺激方案的出台。但我们预计,在大选前财政刺激方案出台可能性很低。因此,在疫情和财政刺激落空的多重影响下,市场持续低迷不振。

国内经济向好 工业企业利润改善

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继续向好,GDP虽然低于预期,但是工业增加值、消费以及社融等数据都超预期上行,反映出经济仍在不断复苏。10月27日统计局发布9月份工业企业利润数据,1-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43665.0亿元,同比下降2.4%,降幅比1-8月份收窄2.0个百分点。单季度来看,一季度工业企业利润下降36.7%,二季度增长4.8%,三季度增长15.9%,工业企业利润在三季度迅速改善。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大致分解为工业增加值增速、PPI增速与利润率变化三部分之和,以分别表示生产、价格与利润率变动对工业企业利润增速的贡献。具体来看,前三个季度工业增加值累计增速为1.2%,其中三季度同比增长5.8%,比二季度加快1.4个百分点;前三个季度PPI累同比下降2%,价格对利润仍然是负贡献;前三个季度营业收入利润率为5.88%,同比降低0.06个百分点,不过环比也在持续改善中。三季度工业企业利润的大幅改善主要得益生产总量的增长和利润率的改善。

分行业来看,三季度42个工业大类行业中有31个行业利润同比增加,比二季度增加6个,其中24个行业利润增速超过两位数,汽车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三季度利润增长超过50%。受益于基建项目加快推进以及促消费等多项政策扶持,装备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22.5%,拉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7.8个百分点。在市场需求恢复、产品价格回升等因素作用下,石油加工、钢铁、有色等行业利润由二季度的两位数下降转为三季度30%以上增长。

整体来看,前三季度工业企业利润持续改善,尤其是装备制造业贡献较多,但是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累计营收和利润仍然是负增长,其中国有控股企业前三个季度的利润总额降幅还在两位数以上。此外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率也尚未达到去年同期水平,应收账款和产成品存货增速也比较高,预计企业利润仍有改善空间。

货币政策收紧无需过于担忧

货币政策近期再度受到关注,原因是易纲行长在金融街上的讲话引发了市场的猜测。易纲行长主要有三点结论:

首先,“要把握货币政策总阀门”,这种总量上的定调一定程度上会引发市场对货币政策紧缩的猜测,但是实际上从目前货币政策的前瞻性来看,年底之前货币政策都不会退出,且在美国大选之后中美关系仍存较大不确定性,货币政策还可能根据情况做出调整。但是总阀门也意味着货币增速可能已经触顶了。

其次,“保持货币供应与反映潜在产出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基本匹配”。这其实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货币政策总量控制,但不会退出的态度。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的提法与之前不同,首次提出货币供应与潜在名义增速相匹配,2019年一季度,当时央行明确表态我国的产出缺口为0,这意味着潜在的名义增速应该在8%左右,而当前M2增速为10.9%,远高于名义产出水平,因此后市来看货币供应增速或有所放缓。

最后,易纲行长再次提出要“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保持正常的、向上倾斜的收益率曲线”。正常情况下,收益率曲线就是向上倾斜的,大部分情况下,只有货币政策干扰下才会出现牛平或熊平的情况,因此保持长时间的正常的,向上的收益率曲线基本上给市场留下了充裕的预期。

作者简介:胡岸,广发期货发展研究中心股指期货研究员,理学硕士。曾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期货业协会等课题研究,在《期货日报》、《中国证券报》等主流财经报纸公开发表文章。在多年的股指期货研究中,注重宏观分析,通过跟踪国内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流动性等一系列影响因素,形成较为完善的基本面研究框架和逻辑。并且重视投研一体化,研究成果具有一定可操作性,曾多次在公司及协会举行的策略报告会中担任讲师,观点受到客户的一致认可。

广发期货 胡岸

赞赏支持

免责声明:本站言论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仅作参考;如果您对原创归属或转载有异议,请 举报文章 我们将补齐出处或者删除;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出处。